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金融

一带一路上国企要警惕哪些坑

时间:2018-08-25 21:08:31|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一带一路”上 国企要警惕哪些“坑”

一带一路上,国企可能会遇到哪些风险

国资委中心发布的《一带一路中国企业路线图》显示,截至2014年年底,国资委监管的110余家央企中有107家在境外设立了8515家分支机构,分布在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目前已经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分支机构的央企达80多家。

国资委的数据显示,中央企业境外投资额约占我国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的70%,对外承包工程营业额约占我国对外承包工程营业总额的60%。境外投资和对外工程承包的增长加速了中国装备制造业走出去的进程。2014年中国共有62家承包商上榜世界250强,已有1家进入前10名,5家进入前30名。

国资委原主任张毅此前曾透露,十二五以来,中央企业境外资产总额从2.7万亿元增加到4.9万亿元,年均增长16.4%;营业收入从2.9万亿元增加到4.6万亿元,年均增长12.2%,截至2014年年底,中央企业境外经营单位资产总额、营业收入和利润占比分别达到12.5%、18.7%和10.6%。

种种数据都表明,在津巴布韦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建设能力较强的国企的角色和作用受到广泛关注。但是,国企面前的一带一路也并非坦途。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郭朝先表示,许多亚非国家政局不稳定,可能带来国家信用缺失、恐怖袭击等政治风险。此外,由于不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较为落后,支付能力不足,后发进入当地市场的中国企业也面临着盈利空间较小等经济风险。

在储殷看来,目前我国对外投资的结构主要偏向于周期长、资本多的矿产和基建等行业,建设周期越长、资本越多,在一些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所面临的风险也越大,投资结构的问题不解决,那就肯定是高风险的。

储殷指出,许多走出去的国企对外投资、建设往往是按照国家项目要求的,领导要求在这几年要拿出成绩,前期调查不够充分,或者不具备条件就匆匆上马,最后很容易出现诸多风险。这些就是国企有短期行为的问题。储殷说,到底是政治为经济服务还是经济为政治服务,我们要搞清楚。

风险不只是来自海外市场,走出去的国企自身也存在着能力不足的问题。

根据郭朝先的研究,由于国际化水平不够,不少国企在走出去时仍然沿用以前的办法,而新的制度又没建立起来,国际化的公司治理能力和内部制度建设跟不上。随着国企走出去程度的不断加深,国际化人才短缺问题越发严重,懂外语、懂技术、懂法律、领导能力和沟通能力强的人才尤其稀缺。

郭朝先分析,虽然政府很支持企业走出去,但目前我国在支持企业走出去方面还有不少空白点。比如说,情报信息的收集、税收的减免、银行等金融机构的信贷支持、出口的保险、海外税收事务所、律师事务所等一整套体系怎么补齐,行业协会怎么帮助,怎么支持?

国企走出去,风险如何防范

既然不是坦途,走出去的国企该如何避免掉进坑里。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院李锦分析认为,在一带一路上走出去的国企要尊重当地法律,以求合作共赢;在此基础上了解当地政局,与当地文化和生态相互适应、融合。杨立强分析,走出去时,国企要做两件事:识别风险和规避风险。

据他介绍,国企要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的话,首先需要充分了解风险。从投资决策到投资的实施,再到中间的建设、运营,一直到投资的完成,将面临哪些风险?哪些风险是首要的,哪些风险是次要的,哪些风险是需要长期关注的,哪些风险是动态变化的,这都要长期研究。

他认为,走出去的国企还需要对当地投资环境做好评估,如果要进入当地市场无法免除风险,就要想办法规避。能不能在当地找一些合作伙伴,以合资的形式开展小规模投资,先试试水?或者联合一些跨国大企业?

储殷认为,另一个值得参考的办法是重视安保和公共关系。可惜的是,现在很多走出去的国企不太具备这类能力

一带一路上国企要警惕哪些坑

,也不够重视这类问题。根据他的研究,国际上一些企业在当地的安保和公共关系的成本往往会达到总运营成本的20%以上,但我国企业往往连百分之几都很难达到。

所以在进入当地市场的时候,要媒体先行,政策先行,而不仅是把国企在当地投资当做政治的辅助手段。储殷说。根据自己的研究,郭朝先认为整体来看,中国企业在政府部门的帮助下抱团出海是比较好的选择。一个企业成功走出去了,其他的也跟着出去,慢慢地做大。

事实上,我国正在通过建立境外工业园区的方式来实现国企抱团出海。

从2006年起,中国曾先后在赞比亚、泰国、柬埔寨、韩国、马来西亚等地,分两批设立了几十个经贸和工业园区。截至2014年年底,商务部重点统计的16家规模相对较大的园区,已经完成投资总额超过100亿元人民币,入驻企业超过400家,为当地创造就业岗位超过4万个。

李锦表示,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立境外工业园区,有利于带动更多中小企业抱团,从而减少和规避风险,并且带动装备和制造产能走出去,刺激社会投资的深度融合,带动民营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实现国民共进。

值得一提的是,已经有不少境外经贸合作区实际上是由民营企业作为实施主体而运营的。例如,浙江青山钢铁公司在印尼建设了青山工业园,华夏幸福基业有限公司在印尼合资建设产业新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