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下午好!欢迎访问互联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地产中介跟着楼市一起坐过山车

时间:2019-01-21 17:46:17| 来源:| 编辑:笔名| 点击:0次

地产中介:跟着楼市一起坐过山车

对很多房地产中介来说,3月的数据让他们已经能够喘口气了。

据伟业我爱我家市场研究院统计,3月,全国楼市成交量迅速回升。

该公司市场研究院对20个重点城市成交监测的数据显示,11个城市成交量环比涨幅在50%以上,7个城市成交量翻番。其中,杭州的新房成交量环比涨幅达到464%。

二手房交易量也在提升,已基本与去年同期持平。

对房地产经纪人来说,成交量的回升意味着业绩提升、收入增加。因为楼市低迷而闲了几个月的房地产经纪人开始忙碌起来。

最糟的时候

北京2月下旬市场就开始活跃起来了。我爱我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的何琛说。

何琛并不太确定为什么市场在2月就突然活跃起来,他简单地归结为刚需。

经济学上并不存在刚需这样的词汇,但在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刚需,也就是所谓刚性需求,却是一个被学者、从业者、购房人广泛应用的词汇。在大多数中国人眼中,租房是没有安全感的生活方式,单身的时候租房还可以接受,但结婚就必须买房;如果结婚时没买房,生孩子的时候就必须买房。房子关系到一个人的婚姻幸福,关系到下一代受教育的水平以及成长环境。

但就在5个月前,刚需被冻住了。

2011年,中国楼市经历了被称为史上最严厉调控的新国八条,限购、限贷措施让楼市在当年10月急转直下进入冷清状态。

伟业我爱我家的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北京市一手房成交约5.86万套,同比下降33.0%,创5年以来新低。二手房成交(过户)约10.9万套,同比下降37.8%,降至最近3年以来的最低点。

2011年年初,楼市还是一片热闹。当时,链家地产还将员工基本工资从1000元上调到2000元。

房产中介这个行业跟市场起伏贴得太紧了。何琛告诉,去年下半年形势不好的时候,一度连提成都没有了,只靠基本工资维持生计。

在去年下半年,能拿到基本工资的房地产经纪人,已经不算最糟。有数据显示,在北京,2011年关门倒闭的中介至少有700家;在深圳,3000多个中介门店改作他用;在上海,接近3成的中介停业;在武汉,200多个中介门店歇业

何琛告诉,在他所负责的区域内,也有一些房地产经纪人撑不下去选择离职,普通经纪人一个月的底薪也就2000元,在北京生活很不容易。

对何琛本人来说,那个阶段也挺难熬

地产中介跟着楼市一起坐过山车

,楼市冷清,自己的压力也大,这种压力不仅仅是收入上的,还体现在如何稳住团队上。

在房地产中介行业,从业者就像是候鸟,楼市形势好的时候大家都开心,形势不好的时候很多人就离开,如此反复,很难形成一个稳定的团队。

不过,何琛已经对这一点比较淡定了。我经历了2008年的那次大萧条,也经历了2009年市场的疯狂,跟坐过山车似的,所以去年下半年情况不好的时候我就想,一定能熬过去。

2007年10月之前,何琛还是一个经营服装生意的小老板。不过那一年,何琛炒股赔了钱。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他进入房地产中介公司,做起了经纪人。

第一个月,何琛的工资只有900元,因为他一笔业务都没做成。而他身边的同事几乎个个月薪过万元。看着这些才20出头的同事能有这么高的收入,何琛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月薪过万元。

那时候心理落差特别大,我好歹也开了几个服装店铺,做这个行业居然连着4个月都是零成交。何琛说,他观察做的好的同事,发现都是花了时间培育客户,有的小区的业主只认一个经纪人。

何琛开着车,开始满北京市的跑,到处寻找客户。业务是从租赁开始的,而且是群租,一笔业务只能提成几十元。4个月后,他在大兴县做成了第一笔房屋买卖。

又过了两个月,何琛的收入突破了一万元。这个行业有很多年轻人,当初也是大学刚毕业,什么工作经验都没有,几年时间就赚到了大钱。何琛现在已经把房地产中介的工作当作事业了,彻底放弃了之前从事的服装生意,他觉得,带领几十个经纪人做房地产租赁和买卖,跟自己创业没什么区别。

去年年底,在何琛负责的区域,有一些同事看到楼市形势不好辞职了。当时,北京市不少规模不大的中介公司都倒闭了,何琛也有些担心。不过,春节过后,何琛发现,90%的同事都回到岗位上了。

等到2月下旬,市场开始好转。北京住建委站公布的数据显示,2月北京全市二手住宅签总量5515套,环比1月上涨了88%。

3月,房地产中介公司开始通过各种手段推动楼市回暖。

3月25日,伟业我爱我家集团与绿芽公益文化交流中心、北京市朝阳区双井街道办事处联合主办我爱我家园和谐睦邻 低碳环保社区环保公益活动。这个活动预计将在北京其他社区,及全国20多个城市陆续开展6000余场。

何琛告诉,公司搞这样的活动,就是想拉近跟社区居民的关系。

3月30日,北京二手住宅签715套,是近4个月来单日签量的新高。

转场与进场

对小章来说,3月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他跟同事终于把一批新房成功卖出。

今年春节前,小章在朝阳区的一家房地产中介公司上班。不过,因为楼市形势不好,从2011年10月开始,小章就几乎没有生意可做。到了年底,那家中介公司也关门倒闭了。

靠朋友介绍,春节后,小章到了通州的一家中介公司。这次小章做的不是二手房买卖和租赁了,开始努力推销一手房。当时推销的这批房是开发商抵债的房子。

很多时候我都是守在售楼处外面,看到有人从里面出来,就上去询问是不是要买房。小章说。

由于这批房源的单价比售楼处的单价低几千元,而且不能跟客户说清楚低价的原因,很多人虽然被吸引来,但却不敢相信小章。

春节期间,通州的房价就已经开始大幅跳水,好几个以前售价每平方米超过两万元的楼盘都降价到了1.4万元左右。尽管如此,成交量依然很低。不仅如此,前期高价买房的业主纷纷抗议,要求开发商补偿损失。

这样的事情一直延续到春节后。

前两年通州的房价猛涨,现在又跌回去了。小章告诉,现在通州的楼盘特别多,大家都在降价,很多看房人也在犹豫,想等着再降一降。自己负责销售的房源,虽然价格很低,但很难取得客户的信任。刚开始的两周,一套都没有卖出去。

按照委托方的要求,如果这批房源不能在约定的时间内卖出,小章等经纪人就拿不到提成,那就等于白忙活了。

小章在售楼处门口看到看房人就向对方递上自己的名片,如果不能当场把看房人拉到自己公司的门店,就要来对方的。之后就给对方发短信、打,游说对方购买自己手中的房子。

来看这个项目的人对我们的价格还是挺满意的,毕竟每平方米比售楼处的报价低了好几千元,他们就是担心有风险。小章说,终于有客户买了一套,然后把这个信息转告给朋友,很快,几十套房子卖完了。

为了尽快把房子卖出去,还有一些开发商采取违规手段。通州一个项目为了吸引购房人,帮助那些不具备购房资格的人作假,最终被相关部门勒令停止销售。

进入3月,北京市的新房项目延续了从去年年底就开始的降价风。此外,首套房贷利率开始全面回调至基准利率,有一些银行开始实施8.5折优惠利率,愿意出手购房的人在增加。

北京中原市场研究部的监测数据显示,3月北京二手住宅成交量超过11000套,环比上涨一倍,与2011年3月基本持平。

不过,如果以季度为单位,北京今年一季度二手住宅的交易量环比去年四季度下跌了22.3%,与去年一季度同期相比更是下跌了51.3%,一季度北京二手住宅交易量仍处于4年来的历史最低谷。

价格上,今年一季度北京二手住宅成交均价环比去年四季度下跌了1.6%,与去年一季度同期相比则下跌了7.3%,其中3月二手住宅均价为21633元/平方米,创下了近19个月来的新低,二手房价基本回落至2010年三季度的水平。

我觉得限购政策的影响是暂时的,想买房的人还是挺多的。链家地产置业顾问李鑫告诉,3个月来,自己是越来越忙。

李鑫目前还是大学学生,专业是涉外护理,今年6月毕业。去年12月30日,李鑫加入链家。

尽管当时形势不好,大多数中介从业人员都在苦苦支撑,但李鑫的感受却截然不同。

可能是我的性格比较开朗,善于与人交往的原因吧,没几天我就开张了。李鑫说,第一个月就签了5个租房合同,两个多月就从租赁转到了销售。做了20多天销售,就成交了两套房。

根据链家地产的规定,每个月若未完成最低标准,将被迫进入一个月的考核期,在考核期内仍未达标,将被淘汰出局。这个最低标准因置业顾问的级别不同而不同。

李鑫告诉,与她同一批进入链家的有147人,到第三期链家的衔接教育,只剩下不到20人。

我对这个行业挺有信心。李鑫说,现在的工作会继续做下去。